一色是米罗不是罗米

「来一趟地狱之旅吧!」

没有互FO不要关注=v=
欠你的,全部还清了。

福森+太中,高威。基本雷拆逆。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最差劲的写作不是媚俗。媚俗其实很常见。
最差劲的写作,是误把自甘堕落当作淡泊、误把自相矛盾当作深刻、误把梦醒之后的失望当作真实。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“逃避可耻但有用”
——不是这样的吧。仅仅是逃避的话,连可耻都称不上,而且从来没用。

谨言慎行、谨言慎行。

物以类聚。

期末……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。

祝自己活下去= =

I will do it.

AlSiP/铝硅磷:

出自萨特的戏剧《肮脏的手》。这句话是二十出头的左派青年主角的十九岁妻子调侃他时说的。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“最好的反叛者永远是好学生。他们乖乖地坐着,每次只从桌上拿一颗糖,可是等他们长大之后,却会要这个社会为他们而改变。谨防好学生。”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三个人互相憎恨,这是地狱。

两个人互相拥抱,这是天国。

一个人走在无数人之中,走在哭声笑声里,却仍然无牵无挂,这显然是人间。

我又要再把名字改回来了喔喔喔喔!

@一色是米罗不是罗米

现在不是忙着吹森先生的时候!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即使你以为自己不曾做出选择,即使你以为随波逐流也可以接受,只要你正在感受黎明和黄昏的气息,只要你还愿意描述映入眼帘的景色,那么在不经意间,你就已经在计划着未来了。

大人太丟人了。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夏尔 . 傅立叶:“正如文法上两个否定构成一个肯定一样,在婚姻道德上两个卖淫则算作一个道德。”
(一百七十多年后)
现在的某个大人:“女生总是有性别优势的,只要发挥好了,各种好处源源不断,比如被婚内强奸然后生下你不想要但反正归你的孩子。”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“萨特先生,我的这本小说是献给您的。”

“好,让我看看。‘人皆有一死’——直接用这个标题出版,不会被出版社以‘晦气’为由拒绝掉吗?”

“我知道,可我总不能写‘人都要缴税’啊。”

“……您说得有理。”

……。

让 - 保尔 . 萨特 戏谑bot:

奥斯卡·王尔德:心就是用来碎的。
(一百多年后)
现在的少年少女的双亲们:我生了你,你怎么好意思得抑郁症?

 @✿Sorayuki✿ 

之前无聊画的,跟现在程度应该不会差太多,人体比例有30%是游戏的锅。刀剑半圈内半圈外了不知道行不行(。

薄水色:

图一做色彩管理,图二没有,图三恶搞,图四签名。懒得细画了OAQ
这几天把背后画出来。看能不能拼个百绘罗衣亚服参加奖23333

微博@一色水千,推特@千水色一

废号不推荐关注→ →

春分三日,彼岸花開。
三途河畔,六紋死生。

……。我想起存在者与存在者的关系。如果能有第三方存在,在三方质量相近的前提下,会构成不可解的三体。而无数存在者构成地无数三体构成的结合体,就是整个社会。

而若他者的质量与自身并不相近,世界便会沦为地狱。……。

一时间心血来潮,想把简短的疑惑寄出却又无从下手。去掉前后去掉问句保留肯定句,不明白真正的疑惑为何这样子的理由也有。

茫茫然。

谨誌。

别低头,旁人不需要同情;别抬头,旁人不需要畏惧。尊敬地凝视旁人,尊敬地凝视自己。

人与地平线的关系是相处时最完美的角度和距离,远远地平视已经足够清晰。

©一色是米罗不是罗米 | Powered by LOFTER